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

能让人笑的喜剧演员一帝王鲷大把,能让人又笑又哭哭、还能让人怕的喜剧演员,是宝藏。

要找出一个70后、80后、90后共享的快乐源泉,大概得是赵本山。

最近被本山叔的“大环境论”影响,我又重新翻出了他的小品和影视作品来看。

除了越看越怀念当年的赵氏高质段子外,我还发现了本山叔被段子耽误的演员本色—聂小曼—光是他的笑,就够我们再回味好多年。

老年甜宠的正确打开方式

1990年春晚,已经是铁岭小红人的赵本山在姜昆推荐下,第一回上了春晚。全铁岭人奔走相告守着电视机见证奇天咒纳兰坤迹。那年,他带来的小品是《相亲》,他第麻烦撞上身一个走向全国的乡村爱情故事。

这个相亲有两层含义,本山叔演的老蔫儿去帮儿子相亲,结果来的是女方母亲,正巧是他无疾而终的初恋对象。替儿女相亲是幌子,实际演的是初恋情人久别重逢,推拉来去求复合。

初看本山叔一本老实,穿着一套粗布棉衣,嘴巴一咧,眼睛挤成两条缝,眉毛也会顺带着死命抬高,傻气立马会从变宽的眉眼距里透出来:

真到发现对方是自己的初恋对象,本山叔激动地一冲,差点和人抱个满怀。赶紧又小小后退两步,垂放身体两侧的手没事找事儿地搓巴,嘴里发出“嘿嘿”的声音,再冲人笑时,头往前垂,羞涩地45度角仰望自己的白月光:

也别以为心动游戏只是鲜肉小花的专属,这剧本就能让俩老人家借着读孩子情书的名义,互相调情。结果脸皮有点薄的本山叔刚念到“亲爱的”,就笑开了,先是眼睛纯情地扑千岛湖,香港面积,射雕英雄传主题曲闪着,不好意思地冲观众笑:

然后身体整个缩成一团,躲在信纸后面笑,笑着笑着飞速地侧一下身子,偷看白月光的反应:

这甜度,真的是让年轻人看得想流泪,老年人看得想犯罪,《何以笙箫默》里同样求复合的何以琛,看得很惭愧:

百变老汉本山叔

《相亲》一战让本山叔同时坐稳了“东北农村老汉”和“快乐源泉”这两把交椅。但“东北农村老汉”这个大框并没有把他框死,之海贼王之冰帝降临后22年,他一直在这万奇卡下载个框里突破自如。

1995年,本山叔第一次带范伟上春晚,也是第一次上春晚尝试讽刺类小品,《牛大叔提干》。他演了个穷困的村民牛二逄,为了给村上的小学糊窗玻璃,跑吕清广本纪到别人公司去找马经理要钱。

去三次钱没要到,他人倒是被认成马经理了,还接受了一波陌生人的干一溜须拍马:“好几个人把我围上了,有的递烟,有的点头,有的哈腰,还有一个女的,长得挺漂亮个挺高,说啥要给我当秘书兼保镖,说着话眼睛还冲我瞟,把我心瞟的乱七八糟。”

说着虞宗华说着本山叔笑了,眼睛瞪老大,但是笑一小下就收住,笑一小下就收住,大概是没见过这阵仗,心里还怪不好意思的:

演经理秘书的范伟正愁应酬来了,找不见马经理本人,眼珠子一转决定偷换乾坤,让本山叔替马经理对付酒局,报酬是给他们村小学装窗玻璃。

当年的剧本台词设计得特别妙,两个半回合的谈判对话之后,两个群体之间的冲突都给掰扯明白了:

—赵本山:我成全你,你能不能成全我?

—范伟:你不就是玻璃那个事儿吗

—赵本山:全村老少爷们儿都搁家等听信儿呢

—范伟:吃完饭就办

—赵本山:那就这么定了!只要你给我装玻璃,什么装我愿做你最后一个情人经理啊,装孙惜春纪子我都干!

此时愿望达成的本山叔又笑了,不是觉得好笑的那种笑,是把全脸五官都扩展开,舒心,满意:

这个小品里,很大篇幅的台词都在讽刺贪腐造假的风气:“这学问都在这包上了,(夹着包)这就是经理,(提着包)这就是手电费的(向前走)。现在这红纹刺鳅经理也多,连我们后院那老东阳活佛阿婆本人图片杨头养两只种羊,现在介绍他都管他叫杨总。”配合本山叔天真的笑容服用更够味儿—玩车趣—荒唐。

三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配人,正好够春晚小品里的赵本山和范伟位置互换。

1998年,本山叔和范伟带着小品《拜年》上台,本山叔还是村民,范伟是干部,本山叔携老婆礼物去给他拜年,提礼品篮子一进门,刚开始是佝着个背,连笑都低着头笑,再不然就是躲到老婆身后笑,还是曾经的老实巴交样儿:

老实人变小人只在一瞬间,范伟说自己的职务已经没有了。本山叔立马腰杆儿也直了,嗓门儿也大了,笑里一股颐指气使的市侩味儿:

比这更市侩味儿的是忽悠系列,最经典的《卖拐》,本山叔边笑边眼睛放光,完美诠释“贼亮”俩字:

而老实的极端也有,1999年春晚里,开创白云黑土系列的《昨天、今天、明天》,本山叔和丹丹姐在小品里走上当年火遍全国的《实话实说》,对着幽默狠人小崔抱腿坐成小学生,因为太紧张,笑得比哭还难看:

春晚21次后,全国9岁以上,90岁以下,没人不认识他——快乐源泉,百变本山,一笑万年

斜杠壮年赵本山

非本山粉的观众,对本山叔的了解,要么是春晚小品,要么是“男神的归宿”。但这么想的你,还是低估了他,斜杠壮年赵本山

本山叔早年学的是二人转,初出茅庐靠的是拉场戏,大火凭春晚,但早在1999年,他就凭和丹丹姐合演的电影《男妇女主任》,摘下过百花奖。

那年奖项还没出过大纰漏,现在这部电影的豆瓣评分还维持在7.2,好评还在叫屈“被低估”:

再8年后,还没被写进十万加里的张扬导演,邀请本山叔出演自己的小人物电影《落叶归根》,真的想推荐大家一起去挖宝这部电影,里面不止有康总不敢认的爱哼唧硬汉胡军:

有摘掉年代滤镜看也很美的丹丹姐:

有只是来客串但很年轻bow泰星的廖凡叔:

关键是,还有会让你心疼的本山叔:

他演的农村芝麻街之大鸟看世界老汉在工地上务工,结果工友老刘喝醉出事去世了,本山叔遵循之前的约定,偷偷背着他的尸体要把他送回老家,长年没有生活地位、不被人尊重,他会向人凑近,习惯性笑得一脸讨好:

他还在这里展示了少见的哭戏,整个人缩起来,眼泪多声音小,明明已经躲在了林子里,哭完还看眼四周,这个角色的压抑都在这份小心里。



不像他在《马大帅》里老婆失踪后的哭,一嗓子嚎出来,哭得心肝儿疼,还连带着要锤自己大腿。

最后还想为《一代宗师》里的本山叔平反,他演了一个武功大师,杀心起时一狠笑,弹幕里的人都在56kuku刷,“总觉得他要把人忽悠瘸了”。此时就想邀请大家一起品品,这种眉头下扣,斜眼看人里的气势,反正优女我是不敢分神去想那个拐:

挖宝本山大叔作品的时候,还顺带看到了一些关于他对剧本很完美主义,对徒弟很严格,对自己更严格。上春晚要演扛矿泉水,一把年纪的人了,真就现场扛着满大瓶的矿泉水和观众互动,累的够呛。

总感觉这些物料摆在现在,都是给“敬业”人设铺路的,在当年的老演员们看来都是应该。

写完这篇我也不指望所有演员去扛水瓶抠剧本什么的,但最起码的,在下一次演戏的时候,先学会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样笑,好吗: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